“鲟王”蓝泽桥 湖北水产界传奇人物_1

0 Comments


“鲟王”蓝泽桥

&nbsp图为:蓝泽桥深情守望神奇的鲟鱼。

  文/图&nbsp记者&nbsp姜月波&nbsp张爱虎

  鲟鱼,一个古老的物种,一条神奇的鱼。蓝泽桥,湖北水产界传奇人物,中国渔业企业领军人物。
&nbsp&nbsp&nbsp&nbsp当蓝泽桥遇见了鲟鱼,注定了要演绎一段不平凡的故事。
&nbsp&nbsp&nbsp&nbsp经过7年艰辛,蓝泽桥苦心孤诣开创的天峡鲟鱼养殖模式,开始吸引各界关注的目光。

  一个传奇的人

&nbsp&nbsp&nbsp&nbsp今年63岁的蓝泽桥,衣着朴素,生活节俭,言语质朴,乍一看,是个地道的渔民,完全不像大老板。他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人工养鲟老板,存池鲟鱼成鱼达5000多吨,每条鲟鱼价值达六七万元。他生产的鱼子酱,直供欧洲皇室。而每公斤鱼子酱,价格在5000元至8000元之间,堪称软黄金。
&nbsp&nbsp&nbsp&nbsp蓝泽桥原来是湖北省机械化养鱼公司经理。1991年,他带领公司一班人悄悄南下,在东南沿海建起7个渔业基地。他们培育名特优品种22个,年产苗种1200万尾以上,成鱼亩产量、产值高出池塘养殖100倍左右。1992年,他们与广东肇庆合作进行大面积网箱养殖美国斑点叉尾鮰,实现了亩产9万公斤的奇迹,轰动国内外水产界。
&nbsp&nbsp&nbsp&nbsp这期间,他首次接触到鲟鱼。
&nbsp&nbsp&nbsp&nbsp鲟鱼,是恐龙同时代物种。恐龙早已消失了,鲟鱼仍然畅游大江大海。
&nbsp&nbsp&nbsp&nbsp随着了解越深入,蓝泽桥发现鲟鱼有着十分神奇的特性:鲟鱼个体最大可长到3吨多重,但通体软骨无刺;与其它鱼类不同,鲟鱼脊柱骨髓是固体;鲟鱼软骨久煮不沸,鲟鱼肉久煮不散,鲟鱼肝越煮越软;鲟鱼受伤后自愈能力特别强。
&nbsp&nbsp&nbsp&nbsp神奇鲟鱼,激发起蓝泽桥无穷的想象。但不幸的是,蓝泽桥1993年遭陷害入狱,次年无罪释放,全额捐出国家赔偿。获得自由的蓝泽桥矢志不渝,带领一班难兄难弟,一头扎进宜都清江,为鲟鱼倾情付出20年。

  一个神奇的模式

&nbsp&nbsp&nbsp&nbsp挺立的芋头叶大如芭蕉,浮在水面的豆瓣绿抽出的卷芯向上舒展。虽说已经立冬,室外寒意渐浓,但宜都红花套这4万平方米的封闭式车间内,仍然春意盎然。气泡增氧、人工模拟天然水流,水声潺潺。鱼跃池水,不经意间提醒人们,这里是现代化的鲟鱼养殖车间。“好大的鱼啊,这条足足有300斤。”看着这些健硕的鲟鱼,参观者发出阵阵惊叹,叹服于水下牧业的壮观,更叹服于利用地温、循环水养殖的创新之举。“每个水池深2米5,可养成鱼10到15吨,利用地温可自然调节水体温度在13摄氏度至18摄氏度,这是最适应鲟鱼生长的温度。”“节水、节地、节能。”蓝泽桥边带领我们参观,边给我们算账:经过微生物处理和植物吸收利用,可完全消除养殖所产生的废弃物,可节水90%以上;养殖密度是网箱养殖的5倍到10倍,省地省人工均在90%以上,地下水温长年保持在18℃左右,鲟鱼可全年生长。
&nbsp&nbsp&nbsp&nbsp这样的模式,有没有可复制的空间?不远处的红花套镇杨家畈村,昌盛鲟业专业合作社。5亩多的地下水泥池内,鲟鱼活泼机灵。地面,是稍显简陋的封闭式塑料钢架大棚,棚顶搭着黑色的隔热层冷凉纱。
&nbsp&nbsp&nbsp&nbsp合作社理事长邓代全介绍,18户28股,共投资固定资产230万元,养殖水体3200多立方米,可养100吨,目前存池70吨。从2009年开始养,已实现产值900万元,合作社分红两次共计120万元。今年投资可全部收回。“当时想节约,搞简陋了些,计划明年增加投资提高标准。”
&nbsp&nbsp&nbsp&nbsp渔洋溪村的邹俊,新修房屋时,按照天峡的模式,投资12万元兴建了130平方米的地下室,三分之一水种草,其余水体养鲟鱼。家里古稀之年的老人卢武昌,每天照料鲟鱼不到30分钟,养鲟年收入达8万元。邹俊开办农家乐餐馆,卖全鲟鱼宴,年收入4万元。得知我们前来采访,邹俊热情拿出橘子招待,临走时还不忘要我们捎上几个。
&nbsp&nbsp&nbsp&nbsp中央党校“三农”问题研究课题组考察了湖北天峡公司后评价:“天峡模式”将资本运营理念与农产品流通嫁接在一起,成功的联合农民专业合作社、股份合作企业、农户养殖鲟鱼,使其形成养殖深加工产业,是一个引导农民致富、增加收入的创新实践。
&nbsp&nbsp&nbsp&nbsp副省长许克振获悉后批示:农民、农村住房和水产养殖同步开发、一举多得。这种新农村、新产业的发展模式值得推广,值得研究。有些政策应允许试,允许创,允许突破,应从实际出发,有利于改变农村面貌,帮助农民致富的方式、方法应大胆试。

  一个亟须扶持的产业

&nbsp&nbsp&nbsp&nbsp蓝泽桥养殖鲟鱼,图的是鲟鱼肚子里的卵——用来生产鱼子酱。鲟鱼从幼鱼到性成熟,得8年以上。这个过程,要不断淘汰公鲟,基本上是个净投入过程,资金回收周期长,需要雄厚的实力支撑。
&nbsp&nbsp&nbsp&nbsp2006年前,蓝泽桥利用清江水网箱养鲟。不料,养鲟的高额利润,吸引大量农民参与,清江内网箱过密,加上当年高温及上游来水过少,造成水体污染带来鲟鱼大量死亡,损失惨重。
&nbsp&nbsp&nbsp&nbsp2006年开始上岸养鱼,水温水质可控,鲟鱼品质可控,生产的鱼子酱、鲟鱼制品质量完全放心。现在他想把鲟业做得更大,引入大资本但需要土地,土地性质是农业用地还是商业用地成本相差很大,还得地方政府的变通支持才行,这也是关乎蓝泽桥的天峡鲟鱼产业能否做大的关键所在。掘地数米兴建工厂化养鱼车间,投入动辄以数千万元计。这对一家正在成长中的民营企业而言,也是生死攸关的事,没有政府和金融支持,做大难,做强更难。
&nbsp&nbsp&nbsp&nbsp上岸养鱼,蓝泽桥还有一个美好愿望,就是通过发展鲟鱼室内养殖,带动农民脱贫致富。农户投资兴建地下室,所需资金不菲。如果纯靠自有资金,不少农户有心无力。这也离不开地方政府的支持。
&nbsp&nbsp&nbsp&nbsp推广天峡模式是个系统工程,天峡公司在鲟鱼养殖上拥有技术优势,但目前尚处在起步阶段,困难很多。能否在土地利用规划上给予支持,能否在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的前提下,结合新型城镇化建设和产业发展,利用农民(居民)建房配套建设地下养殖池推广天峡模式,能否对建设的地下鲟鱼养殖池和地面建设的住宅等按用途探索分类管理,能否鼓励企业发行“债贷组合”专项债券解决建设资金,是目前蓝泽桥最急寻的答案。